首页 > 廉政教育 >正文

读书法(三)

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09 10:11:26    

   朱晦庵夫子读书法

 

   有一士人读《周礼》疏,读第一章讫,则焚了;读第二章讫,则又焚了。便为济河焚舟计。怕守之不坚也。若初且草读一遍,准拟二三遍读,便记不切。

 

   此不特善读书亦善藏书,盖以腹为笥而书乃真为我有。视彼牙签、锦轴而手未触者,直蠢不若矣。人资性钝,合看两件且看一件;少胜多。若两件是四百字,且看二百字,自能记忆,自然浃洽。

 

   懒人挑重担,俗谓贪多嚼不烂,最是不善读书者。浑身在闹场中,如何读得书?人若于日间,闲言语省说一两句,闲客人省见一两个,也好逐日无事,有现成饭吃。用半日静坐,半日读书,如是三年,何患不进?将闲务减省,专心静坐读书,学与时积,自得大功。

 

   葛屺瞻先生读书法

 

   读书,心不欲杂,杂则神荡而不收;心又不欲劳,劳则神疲而不入。用功过勤者,心力既疲,未见得手,便须于诵读之余,卷书搁笔,明窗净几,万虑俱损,悠然独坐;或支颐而对爽气于青山,或缓步而看生机于花鸟;或遗情以若失,或领趣以欲狂。一日之间,量留片刻于此,但默坐观心,尤为要法。令此心常如鱼之在水,如鹤之在空,悠悠洋洋,活活泼泼,方能心旷而闻见可以互融,神怡而思虑可以深入。是诚天下之至乐,亦即读书之至法也。

 

   如此量留享乐,才是读活书,才不是读死书。如学人用心太紧,工夫无节,则疾病生焉。凡父师于子弟懒于读书者,当督责之,勿令嬉游;其过于读书者,当阻抑之,勿令穷日继夜。此因材立教之法也。

 

   陈桓壁先生读书法

 

   读书须立程限,又要蓄养精神。立程限者,量自己资性定为课程。早晨读某书,行数读多少;饭后看某书,章数看多少;午后、灯下亦然。小立课程,大施工力,如人走路,一日限定走几十里,务要赶到而后己。蓄养精神者,不可缓亦不可太急,不可不及亦不必太过。若不立程限,则作辍任意散漫而无所稽;不养精神,则勉强支吾昏然而无所得矣。

 

   读书如一时兴趣不佳,可掩卷静坐,或散步、或玩花竹,俟神气清爽,然后再读,自有勃然之势矣。

 

   与其多看,不如少读;与其读未读之书,不如理已读之书。循序致精,流连往复,务期了然于心口而后己。如此,则思路启而获益多矣。

 

   读书、看书不必贪多,只要精熟贯彻。盖书读得熟则用得出,一篇可抵百篇之用。书一章看得透,则其余可迎刃而解矣。

 

   ——摘自《传家宝全集》(清·石成金)